诟莫大于卑贱
而悲莫甚于穷困
久处卑贱之位 困苦之地
非世而恶利
自托于无为
此非士之情也

【荆高】综合征 1(刑咳警荆x作家高 he)


“你是谁?”
“搞什么?怎么了?突然这么问?
“你 是 谁?”;
“我是阿庆啊!你丈夫啊!”
“不你不是他!”
“你到底怎么了,发什么疯?”
“你对他做了什么?把他藏在哪里了?”
“渐离,到底怎么了,冷静啊,我就是阿庆!荆轲啊!”
……
“把手里的刀放下!举起手!”

    “你今天又要做任务?什么时候回来啊?”棕发男人转过头在柜子里翻找这合适的衣服,“嗯,两周吧,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任务,我跟组织上说了,这次搞完就不在做了,到时候咱们把欠的蜜月全补上!”荆轲一脸温柔地从背后搂住高渐离纤瘦的腰身,将头埋在他的长发中使劲蹭蹭,像只大型犬一样。“别闹了,这次出任务一定要小心!”高渐离轻握住搂着自己的一双手,轻轻地摩挲着,虽然荆轲时常喜欢这么做,但是他还是微微红了脸。荆轲一下子抱紧高渐离的腰,将他转过来正对自己,突然低下头猛的亲了他一口,抬起头看着他脸上一大坨口水,噗嗤一声笑出来。“别闹了……”高渐离抹掉脸上的水渍,故意撇了撇嘴,装作不开心的样子低下头替他理了理胸前的领带。“哎呀!都玩了不止一次了还脸红”荆轲笑嘻嘻的看着他,拿起他手上的外套,穿戴整齐后准备出门,“我得赶快走了,不然他们又要嚷嚷”打开门就往下跑,末了回头看了看高渐离大喊了一句:“宝贝我爱你!”然后掉头又风风火火的跑下楼去。高渐离不自觉的脸又红了,看他消失在视野里,才转身回到屋里,但是“我爱你”三个字依旧回荡在耳边。
“都多少次了……脸怎么还会红,真是的”

   
     荆轲和高渐离是一对新晋夫夫,三个月前才刚在A国结婚,又回到B国在首都市郊买了套房子定居下来。高渐离是个作家,最拿手的就是写悬疑类的作品,偶尔会写写武侠的小段子,到是写出了点小名气,微博上有一小群“迷离”。荆轲的工作比较危险,是一名一线刑咳警,基本都负责的是命咳案追捕工作,受伤挂彩基本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勇猛乐观,局咳里的的同事和战友都叫他“庆哥儿”。要说他们工作八竿子打不着,怎么会在一起呢?很简单,很狗血,一年前他们因为住同一间病房就这么结下了不解之缘,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荆轲又死缠烂打了几个月,高渐离缴械投降。没办法,被我们庆哥盯上的没有搞不定的,局咳里面的人一致认同这句话。本来高渐离是觉得荆轲的工作太危险了,但荆轲表示没什么,自己做任务时候一定会小心。但是事故还是发生了,在他们结婚后一周,算是报复性打击,前一个月荆轲带领的小队端掉了边境地区一股反咳动咳势力。本来以为只是一次危险的任务圆满完成,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逃掉的一小撮人居然组织了自咳杀式袭咳击,袭击了荆轲所在的警咳局。高渐离在家里计划怎么蜜月,收到的不是去往F国的机票,而是医院的一封病危通知书。刚刚写完蜜月计划的高渐离心中满是甜蜜,正看着他们的婚照发呆,突然手机响了,他下意识的接通电话。
“喂,您好,请问你是荆轲的家属吗?他现在伤势严重,请您速到市医院……您好,您还在吗??”
仿佛五雷轰顶。

高渐离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他像只没头的苍蝇,在医院里四处张望,他感觉眼前一切都不真实起来,恍恍惚惚。
“您是荆轲的家属吗?”
“是是……”
“请您在这份手术单上签字”
“好好,阿庆在哪里?让我见见他!”
“抱歉,病人伤势过重,现在真在抢救……请您做好准备”

之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高渐离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偌大的五人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房间里干净的一尘不染,空气里混着药水的味道。房间里安静极了,他失神的望着天花板,依旧是白的,一瞬间他几乎忘了自己是谁,又为什么躺在这里。发着呆,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两声……突然长廊里嘈杂的声音打乱了房间里的安静,哭声呼救声,高渐离感觉像被什么击中了似的,之前的回忆一股脑涌上来,“荆轲还没有脱离危险……”他猛的从床上翻起来,“您醒了吗?感觉如何?”一位医生进来查看他的情况,发现他坐了起来关切的问,“带我去找阿庆,阿庆他怎么样了?”高渐离一把抓住医生,嘶吼一般的喊到。“荆先生吗?您不要着急,他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在ICU观察,后天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听见这番话后高渐离像是没了气的皮球,摊倒了下去。

   
   之后好在有惊无险,荆轲没有伤中要害,出院后调理几个月基本又活蹦乱跳的了,但是高渐离受了打击,有时日日噩梦不断,后怕连连。每过几周都会被噩梦侵袭,荆轲是又心疼又愧疚,伤好后又请了一个月的假来陪在他身边,好让他安心。

    有了之前的事情,高渐离对这次荆轲出任务简直心里忐忑不安,他想再床上躺一会儿平复一下情绪,但是刚闭上眼一些恐怖的想从心里涌上来,会不会再有什么报复行动… 他从床上翻起来,在房间里踱步,安慰自己肯定不会有事情的,但是越想越害怕。他冲回卧室,立马给荆轲打了电话,反复嘱咐他一定要小心,荆轲听着他在电话那头不停的说着小心小心,不禁有些心烦,但是有也有一股暖意泛上来,轻柔的安慰高渐离说:“没事的,我不上主线,主要是清理工作和收尾,你也别太担心了。对了,你最近一直没有写文章,筹备一下写点东西,可能是你没有事干,才胡思乱想的,乖哦~”挂掉电话后,高渐离仔细想想了,确实自己担心过头了,最近几个月一直没有写什么东西,在家里也是闲散无比都没怎么出去过,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了。

    荆轲离开,这几天高渐离屯了很多东西,日用品,零食之类的,每次自己要开始写东西的时候本来爱运动的他就切换成了“宅”的模式,像要过冬的小动物一样在家里屯很多东西,然后一直等到全文完结才会出去透气散心。荆轲一直觉得这种行为很可爱,广大“迷离”也表示自家太太“劳模”,不像隔壁一样饿死一大批或者打死不填坑的状况,而高渐离表示只是想完全投入其中,不想拖拖拉拉的。

    高渐离看着自己屯的一大堆东西感觉一下子有了氛围,自己写小说的动力也足了起来,但是写什么呢……这让他有点犯了难,最近总是担心荆轲的事情脑子一片空白,他躺在床上打开音乐播放器,闭着眼睛静静听着,希望能找到一些灵感。突然他想起来自己最早之前好像有一个记脑洞的本子,但是时间很长了,不知道搬家的时候有没有带着。他从床上爬起来,翻箱倒柜的找着,约摸过了半个小时,他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在一箱书的底下找到了,这是他两年前的本子,之前的时候他虽然话十分的少但是一直喜欢构思一些奇特的故事,因为脑洞太多,根本写不完于是就记了下来。高渐
离拿着本子又爬回床上找着合适的题材。突然他看到了一个,大概的内容是男主因为卷入一场实验,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身边熟悉的人都被人偷偷换掉,最后奔溃自杀的故事。大纲十分的完整,是他所记的最完整的脑洞。高渐离看完之后觉得很带感,自己又大概构思了一下,感觉很适合悬疑小说,很吊人胃口,加之自己之前都写好了角色的配置,看着也十分满意,现在他不用多费很多时间。不过高渐离发现男主没有设定名字,“嗯……叫什么好呢……”高渐离想着,一旁手机倾泻出磁性的男声,他拿起手机打开播放器歌词页,他第一眼就看见了“旷修”两个字,“就叫旷修吧!”高渐离拿起床头柜上的笔,用了很大的力再本子上写下旷修二字,他静静的看着着两个字轻轻喃呢道:“接下来的日子,要拜托你了,旷修。”这时磁性的男声突然跳转成阳光的男声“老婆老婆接电话~~”高渐离猛的惊了一下,这荆轲,又偷偷换我铃声!

【未完】
————————————————————

    憋了好长时间终于出来(还有很多没写)的文。构思了很久,一篇核谐的婚后故事咳咳咳。cp就只有荆高,旷修嘛……只是友向,如果真说cp就是……旷修X我(划掉) 文笔十分渣,希望有评论和捉虫指正 小红心哦~  谢谢!

评论(3)
热度(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