诟莫大于卑贱
而悲莫甚于穷困
久处卑贱之位 困苦之地
非世而恶利
自托于无为
此非士之情也

【荆高】综合征 2(刑咳警荆x作家高)

深夜更文|・ω・`)   第一部分完结啦!第二部分会开始虐起来(但是要等一段时间,我手头存货没有了……)
———————————————————
 

     虽然说荆轲走了,但是每天早上和晚上两人都会通话,内容就是大概就是:宝贝你睡得好不好啊?有没有不顺心的事情啊?有没有想我啊?一天想几遍啊?blabla...每天基本都是固定重复的,但是两人丝毫没有感觉到厌烦。不论一天遇见什么糟心的事情,只要一接通对方的电话,心情总是好很多。

“我这边没什么事情,打算开新稿了。”
“哇哇!是吗,好久没见你写东西了!加油啊,我们这边要行动了,可能会少联系一段时间,别太担心”
“嗯嗯,你一定要小心。”
“会的!来啵一下!”
“烦人!”

    开始提笔写的时候很舒畅,行云流水。在写旷修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的时候顺畅无比,每写到一个平淡温馨的情节,高渐离总能突然想起自己和荆轲刚开始交往时的情景。

     还记得他们第一次确定关系的时候,本来神经大条的荆轲突然变得像是第一次恋爱的少女,双手绞这衬衣下摆,红透的脸不停的东张西望,哆哆嗦嗦的说出“我们交往吧”五个字,仿佛耗尽了他毕生的勇气。高渐离看他这么娇羞的样子,没忍住轻笑了一声,心道这哪里像一个英勇无畏的刑警啊。荆轲瞬间愣住了,看着他的浅浅的笑颜,手中一大束玫瑰花都失了颜色。“真好看啊……”荆轲呆呆的喃呢道,“怎么?”高渐离都被他这个样子搞得不知所措,感觉脸有点烧烧的。最后别别扭扭的拥抱,别别扭扭的接吻,活像两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在爱人之前娇羞忸怩。

    耳边沉厚温柔的乐声,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飞速的移动着,屏幕上一行行动人的文字接连出现。高渐离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其中了,旷修的形象也浮现在自己眼前。一位气质沉郁优雅的男士,完全和荆轲是两种性格。说话圆润婉转,做事优雅利落,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有时是怅然若失的落寞,极好相处,但也拒人千里。高渐离对这个象形极为满意,这是他创作的,他知道他在怅然若失什么,他缺一个知音,眼下他就是他的知音。

    高渐离停下手,看了看之前写好的部分,感觉十分满意。他伸腰舒展了一下自己有些酸痛的身体,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手机振动的声音让他的思绪回到现实,他飞快的拿起手机,是荆轲给他的短信“宝贝晚安~晚上做梦我来找你哟~”看着短信高渐离满眼都是幸福。安静的房间里若有若无的传来车水马龙的声音,霓虹夹杂着月光从窗外照进来,安详和谐,床上虽然形单影只,但却照透了两颗跳动的心,又是一夜美梦……

    顺畅的写作让高渐离感觉无比轻松,伴随着音乐,常常让他沉迷其中。他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再认识荆轲之前,一有烦恼的事情他就把自己埋再文字之中没日没夜的写作,把自己所以的痛苦和快乐写进故事里。他平常看起来冷若冰霜,对人若近若离但其实他的心是热的,荆轲也是走近他内心的第一个人。大概荆轲的出现让他不再埋头与文字,就是因为荆轲对他的关怀。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能一眼看穿自己的情绪和心思,然后死皮赖脸的贴上来不停问他怎么了。高渐离对这种举动出乎意料的不反感,被问的多了边如实招供,若是换了他人怕是高渐离会立马离得远远的。

    高渐离不停的写着,几乎忘了时间,他对这种感觉的回归感到欣喜,可能也是新人物的创作让他感到满意。与其说是在给旷修写故事,不如说是在和他对话谈心。他们都喜欢安静,都喜欢古典音乐,都对文学痴迷,心思细腻,他想要一个这样的朋友。当思绪飘回现实时他感到非常落寞,意识到旷修只不过是自己笔下人物时懊恼,补充一下体能又迅速沉浸在和旷修的对话中。他甚至把自己和荆轲的故事用另外一种方式写给旷修,总能得到他的微笑,高渐离也沉湎在与旷修的心灵互通和回忆的美好。

    这让他忘记睡眠,也同样忘了故事最后旷修的结局……

    大概过了六天,荆轲的队伍要正式上前线了,因为需要做好保密工作所以要断开联系。

“宝宝我们开始任务了,这几天没法联系你,自己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胡思乱想。”
“没事,你照顾好你自己,我会调剂的。”
“嗯嗯,我尽快和你联系!”

荆轲挂下电话。他其实很不放心高渐离,他心里有什么事情总是憋着,要么埋头写东西,加上之前的事情他更担心高渐离的精神状态。离开他的着几天,荆轲总是觉得高渐离开心的状态怪怪的,到不是不想让他开心,但是感觉不对劲啊……希望自己想多了……荆轲翻了个身紧锁着眉头静静睡去。

    本来顺畅无比的写作在和荆轲断联系后的第二天遇到了瓶颈。高渐离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突然头疼不已感觉大脑里一片空白,他楞楞地看着屏幕上的文字不知道看了多久,渐渐的他感觉有点头晕目眩,密密麻麻的文字变得像爬虫一样张牙舞爪。他的手搭在键盘上却用不下力,一个字也打不出来,身上麻麻的感觉膈应极了。突然以前可怕的事情又浮现出来,高渐离猛的一下惊醒,慌忙站起来跑向洗手间,没有跑几步就狠狠的绊倒在地上。摔的很痛,他蜷缩在地上。

    冰凉的地面让他突然想起来收到荆轲病危通知书的一刻,恐惧和无助席卷而来。他跌跌撞撞地爬起来,顾不上疼痛,抓起床上的手机,他想听到荆轲的声音,但是突然想起来最近没有办法和他联系。他趴着床上大口呼吸着,几天没有正常睡眠和进食的疲惫和饥饿蔓延上来。高渐离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的时候眼睛定格在亮着的电脑屏幕上,他艰难的起来坐在电脑前。他想起了旷修,或许向他说说可以解决一些问题。当天正打算倾诉的时候,突然发现旷修也闷闷不乐,因为他自己的一位朋友最近行为很奇怪,感觉判若两人。高渐离看到旷修纠结的躺在床上思考,觉得自己不能再给他添麻烦。难受的感觉打击这他的精神,无奈之下他登录自己账号,在微博上发表自己的问题,求助粉丝。

“我最近写文遇到瓶颈,现在很难受,怎么解决?”故意缩小了问题的严重性。

1l 荆高大旗迎风飘荡
wow 太太开始写文了 开心开心!
2l 迷离一只求勾搭
妈耶!太太我给你表演螺旋升天!
3l xxx_yyy
大家别光顾着开心啊!看看太太的问题~
4l 喵呜呜呜呜
楼上有道理。
5l在座的都是小可爱
你们能不能说点有用的,太太要不换个环境,说不定会好一些……
6l 你们的皇帝来了
楼上+1
……
……

   换个环境?说不定可以……高渐离疲惫的想着,但是他感觉现在自己浑身无力。睡一会儿再说吧……

                    ————第一部分完

评论
热度(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