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荆高‖彩蛋】风雪


发文啦!
最近大家都好积极!我也不落后!
————————————————————

屋子里安静极了,炉火静静的燃烧着偶尔发出噼啪的声音,炉子上烫着酒,咕嘟咕嘟的翻滚着,酒香慢慢的融合在空气中,燕地的冬天是极寒的,凛冽的冬风,铺天盖地的大雪,有时竟分不清白天黑夜。

“这燕地的冬天还真是煞人”

荆轲听着外面呼呼的风声,喃喃自语,语毕,四下无声回应,他轻叹一口气,又复躺下,单手放在脑后望着屋顶。外面的风似乎愈来愈大,屋顶的木板在微微颤抖,这风声中似乎夹杂着人的哭喊声。荆轲越听越心烦,皱着眉头斜过身去,强迫自己睡着,但是思维却越发的乱了起来。

“又有人的房子被风吹塌了吧?这几日发生好几次了”

怀里的人说着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姿势。

“你醒了?”

荆轲轻笑道

“某人翻来覆去,你叫我睡什么?”

高渐离睁开眼睛直直的望着荆轲,蓝色的眼睛在昏暗的屋子里显得格外清澈,荆轲看着失了神,呆呆的望着那双美目,手不自觉的抚上柔软的眼帘,他的眼底还泛着青黑,怕是一夜未眠。

“你的眼睛真美,我好想看一辈子”

“这么大的雪过几日……”

高渐离也直直的看着荆轲,启唇后说了一半,剩下的几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荆轲看他眼神开始飘忽涣散,哑着嗓子笑着说

“第一次见我们高美人这么没有底气”

“你还贫!”

高渐离突然打断了他,本应该严肃的声音竟颤抖了,荆轲的笑容僵在脸上。

“雪这么大,过几日再走吧!”

高渐离别过身,大声的重复了一遍,此时平日清冷的声音竟染上了哭腔。荆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长长叹了口气侧了身子又复躺下。高渐离受过多重的伤都未曾流过泪,这下荆轲不敢再想下去他如此失态是为了什么,他从来没有想过得到一个人的心,但事与愿违,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去接近他。

“睡吧,一切都会好的,我会回来的”

荆轲在他耳边喃呢道,翻个身与他背对背就如同那日在刑场上,长叹一声,片刻无语,高渐离已是泪痕满面。荆轲什么时候这么爱叹气,高渐离为什么流泪,他们彼此知道,因为他们一直心照不宣。
天色越发的暗了起来,炉火依旧静静燃烧,酒还在煮着,外面的风声中夹杂着人的哭声和呼喊声。高渐离渐渐睡着了,他梦见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自己的父母,第一次见到荆轲,刑场上的旷修。他失去了很多,不想再失去了,他想抓住眼前仅有的温存。沉沉的睡梦中,他恍惚间听见荆轲对他说

“真想看你笑笑,你笑起来肯定很美”

……
送别的那天,易水白茫茫的一片,风雪依旧呼啸着,高渐离不记得都有谁为荆轲送行,他只记得视野中凛冽的风雪和那个坚定的背影,他呆呆的望着荆轲远去的方向,风和雪发疯似得吹打在他的脸上,如同刀子不留情面的一刀一刀的割着,他有那么一瞬真希望自己被风雪掩埋,化作尘土静静等待那永远也不会到来的归期;真希望自己的那些伤痛和天真被风雪吹去,但燕地的风雪还不够大,不够吹散那些酒泪交织的回忆。他牵起了嘴角

“你不是想看我笑吗?你回头看看吧,我在笑啊”

    -end-
————————————————

本文灵感来源于一首歌  blowm away

Listened to the screaming of the wind,
听著外面的风声鹤唳
Some people called it taking shelter
有人喊著避难的地方
Shatter every window till it's all blown away
粉碎每一扇窗户直到所有东西都被吹走
Till there's nothing left standing
直到没有东西留存下来
Nothing left to yesterday
没有任何往事留下来
Every tear-soaked whiskey memory blown away
每一个酒泪交织的回忆都吹走吧

本文也是我告别秦时的一个告别文吧,我已经失望了,但是荆高旷,我会坚持产下去,感谢玄机给我一个完美的人设!

第二次写荆高文吧,文笔不好,大家就将就着看吧!(〃∀〃)ゞᵗʱᵃᵑᵏu❤

评论(1)
热度(11)
  1. 百日荆高栏目组 转载了此文字
    哎嘿,第三日彩蛋! 鼓掌!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