诟莫大于卑贱
而悲莫甚于穷困
久处卑贱之位 困苦之地
非世而恶利
自托于无为
此非士之情也

【荆高】综合征 4

 

   高渐离愣在原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人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呃,抱歉我敲错门了,对不起打扰了。”蓝发男人看见他愣在原地,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道了歉正打算关门走的时候高渐离一把抓住即将合上的门,差点夹了他的手。

   “没有夹到吧?我不清楚你的手放在哪里。”蓝发男人急忙松开门把,惊慌的看了看他的手。
  
   “你真叫旷修?”高渐离丝毫没有在意,向前走了一步眼睛盯着蓝发男人反问道。

   “呃,是的。”旷修被他盯的浑身发麻,向后退了一步,“我们认识吗?”

   高渐离意识到自己行为有些激动,向屋内退了几步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抱歉,我有点激动。”

   真的有这么巧的事情?高渐离低头嘟哝了一句。
  
   “呃,什么?”旷修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他感觉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一点点逻辑。他完全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个棕发男子他可从来没有见过。他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棕色半长的头发因为疏于打理而凌乱,皮肤苍白,白色睡衣衬的他似乎大病初愈的感觉。

   脑海里不断回忆自己是不是见过他。正在他头脑风暴的时候,高渐离突然抬起头正好和他对视,旷修对上他浅蓝色的眸子,瑟缩了一下突然意识到一直盯着人家很不礼貌,干咳了一下立刻侧过头去看着漆黑一片的走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旷修想起了这句话,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敢直视那双浅蓝色的眼睛,仿佛要把他戳穿。他不敢回头,死死看着眼前走廊漆黑的尽头,手握着琴盒的背带沁出了汗,脑袋里凌乱的思索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冒犯了面前的人。
 
   高渐离看着眼前的人,几乎和自己脑海里的人身影完全重合。这两天经历的事情让他匪夷所思,简直就像小说里的情节,他思索着要不要告诉他,他和自己小说里的人一模一样,八成会被当成疯子。

   时间慢慢的走着,两个人就以一种异常尴尬的气氛站着。旷修能感觉到高渐离一直看着他,所以不敢回头。因为一直保持着侧头的姿势所以脖子有点痛。他确定他对眼前的男人一无所知,但是不知道说什么来化解尴尬,手绞着带子不知所措。

   高渐离盯着他的侧脸,觉得一切太奇怪了,最近一直闪过的蓝色身影,现在又有一个和他想的一模一样的人站在自己面前。他以前听说过过度服用止痛药会产生幻觉,他最近确实每天不停的在吃。
  
   这两天过度的亢奋让他有点分不清现在到底是自己脑海中的世界还是现实中的,高渐离想伸手去摸摸眼前的人或者用什么办法来让自己确定是不是现实,但是感觉自己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他紧紧盯着眼前的人,突然感觉人影虚幻了一下。

   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你醒了吗?没有什么事情吧?”

   高渐离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明晃晃的十分刺眼,他抬起手捂住眼睛。

  “你是有低血糖吗?有药吗?”

    高渐离这才注意到耳边的声音,慢慢坐起身来回头半眯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人。

   “你别这么看这我,我不太舒服。”

   旷修对上他淡蓝色的眼睛,猛的偏过头去看屋里的陈设。

   “我刚才怎么了?”

    高渐离发出声音,但是发现嘶哑的不像话。

    “你刚才突然晕倒了。”

    旷修抱住双臂低头上下摩擦,眼睛盯着床单上的蕾丝花纹。

   “你嗓子哑了,喝些水吧…”

   “是吗,谢谢你……你怕我看着你吗?”
高渐离看着旷修飘忽的眼神,疲惫的问。

   “我一直…嗯…不喜欢别人盯着我,抱歉。”

    高渐离顿了一下

   “抱歉…我叫高渐离,我只是累了没多大关系。”高渐离对着旷修微微笑了一下,旷修同样回了他一个微笑。

    又陷入莫名的安静,屋子里表滴答滴答。

   “哦,对了刚才有人一直给你打电话,打了好几个…”旷修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安静。

   高渐离本来脱力仰躺着,听见旷修说有人打电话,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然坐起来去拿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四个未接电话和一个短信。

  “亲爱的,最近感觉如何,我刚才打电话你一直不接是不是睡着了,醒了要给我回话啊!  ——荆轲”

   高渐离有些激动,他已经几天没有和荆轲联系了,在拨号的时候手都微微颤抖。

  “您好,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本来开心的心情此时荡然无存,高渐离重重的躺回到床上。

  “你也喜欢肖斯塔科维奇?”

   旷修抱臂倚在窗台边,在高渐离回头看他的时候,转过身去。高渐离几乎忘了他还在房间里。
   
   “嗯,第二圆舞曲确实很棒,你怎么知道的?”

  “你手机铃声…”

   “抱歉,我差点忘了,现在脑子不太好使…”

    高渐离拍了拍自己脑袋,自嘲了一声。

  “嗯……没什么。”

    气氛依旧很尴尬,高渐离看了看漆黑一片的窗外,偶尔传来海浪沙沙都声音。旷修遮住了大半个窗子,让他没法完整的看到窗外的情况。
   
    “咳,哈哈…”

    突然压抑的笑声拉回了高渐离的思路。

    “外面有什么东西吗?”高渐离疑惑的问。

   “咳咳。”旷修捂住嘴干咳了几声,深吸了一口气压回笑声,“没什么,我只是觉得咱俩现在的情况很好玩,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高渐离撇了撇嘴角,“你是什么工作,不回答也可以。”

    “没什么,我在一个国际交响乐队担任指挥。你呢?”

    高渐离听到这个突然松了一口气似的,和自己写的那个旷修不一样。

   “看来不是幻觉……”

   “什么?”

   “哦,没什么,我算是作家…不过上不了什么台面。”高渐离想了想,他还是不想告诉他为什么。

    旷修转过身来,眼角带着笑,这下轮到高渐离有些害羞了。

   “难以置信,你不会就是那个笔名叫易水寒的作者吧?”

   “你知道我?”

   “我看过你的小说,都很有意思,不过我其实更喜欢你哪些武侠风格的短篇作品,琴师和侠客,很有感觉啊。”

   高渐离听到这些,对他彻底放下了疑心,但是听到后面还是不自主的脸红了一下,那是他和荆轲一起编的故事。
 
   “真巧,不过居然以这种方式见面。”高渐离低下头,长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表情

   “是啊。”

    两人对话似乎很容易陷入尴尬的境地,本来活跃的气氛瞬间又安静了下来。

   旷修似乎是那种你问什么都能说出来的人,但是高渐离此刻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低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他喜欢在无聊或者没有思路的时候抚摸婚戒,一款镶着碎钻的铂金男戒,款式很简单。荆轲总是很懂他的喜好,简洁大方,让他很有安全感。跟荆轲在一起后他几乎很少孤独,荆轲总是想着法儿逗他开心,他觉得能遇见荆轲很幸运。

   旷修看着高渐离抚弄戒指浅浅的笑着,勾了勾嘴角。

  “你结婚了吗?你怎么没和伴侣在一起?”

——————————————未完

   拖更了大家抱歉啊,呜呜呜。五月头和底连这两个考试,所以很忙。只写了这一点点尴尬的对话,可能(肯定)没什么意思……我现在脑洞越开越大……感觉要完,本来预估一万字,但是发现已经一万字了……才tm到大纲一小半……emmm
   这篇我绝对不会坑!(即使没啥人看,也写的不好……) 我想了很多,算是我学会坚持的开始(无论学业还是文章亦或者日常事务)自己干什么事情都是半吊子,我6/12就18岁了不能这么下去,算是自己18岁给自己的一个承诺!

(回头打算放一个自己撸的阿修,不过没法打荆高标签,回头我再评论里说了麻烦想看的宝宝们进旷修的标签,或者进主页看看吧~)

说这么多,谢谢大家的支持(比心❤)

评论(1)
热度(5)

©  | Powered by LOFTER